提高你的推广技术和职场的沟通总结
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婚礼当天新娘被摁头跪地,新郎:这是规矩,别不懂事

文/唯晨

关于婚礼的习俗完全无法统一,老话说:“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所谓风俗就是当地的人共同认可的规矩。

然而,这个规矩又不一定就公平可行,比如某些地区有闹新房的习俗,这种习俗就属于陋习,为此闹出来的事情并不少,更是引起不少待嫁姑娘心理上的排斥。

前些年经常听说在婚礼当天恶搞公婆和新郎的事情,那些看热闹的人们将公婆五花大绑去“游街”并且在这个幸福的游行过程中还要接受来自乡亲们的“祝福”。

当然,这所谓的祝福并不是真的祝福,而是往他们脸上抹锅底灰,更有些玩过头的人上手抹机油。

也有一些地方会在结亲的时候为难新郎,做一碗面拼命往里倒辣椒油芥末油等常人难以下咽的调料,提出吃进去多少就代表爱得有多深,硬是逼着新郎将一碗辣椒油喝下。

如此恶搞的后果可想而知,原本应该唯美的婚礼彻底变成了一场闹剧,新人以及他们的亲人被当成小丑一样整蛊还不准生气,凑热闹的人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在如此恶搞的风俗之下,结婚当天闹掰的情况并不是没有,兰兰(化名)就是一个例子,她从小就是个性格刚硬的孩子,虽然名字取得温顺,可性格却跟男孩子没两样。

她这样的性格早就有人说这姑娘将来嫁到婆家不受气,毕竟不好惹,同时也有人说女孩子没个温柔劲嫁人之后的日子可不好过。

不管外人怎么说,兰兰终究是不愿意听也不想听,所以从来都是我行我素,这便导致到了该出嫁的年纪却没人到家里提亲。

在她的家乡口碑不好的姑娘是很难找到婆家的,毕竟介绍人们也怕两个孩子婚后不对脾气闹了矛盾再回来找自己的差错。

就这样兰兰在家一拖再拖,终究是女少男多,在介绍人们实在找不到合适待嫁姑娘的时候,想到了她。

 

给兰兰介绍对象的不是外人,正是她一个近门的婶子,这个婶子却不是出于好心,而是为了男方给的大红包。

再说这男方郭逢(化名)是远近出了名的挑剔,也不是说孩子有什么不好,只是有个苛刻的娘。

郭家条件不错,却规矩繁多,差不多的姑娘都不愿意嫁过去,毕竟谁都不希望自家孩子嫁过去受气。

但兰兰不同,她的脾气可是出了名的硬,丁点亏都不会吃,又加上年龄到了迟迟没合适的对象,娘家也是心急如焚。

刚好有这么个相亲的机会,兰兰的父母便一口应了下来。介绍人是婶子,相亲当天自然是到婶子家见面。

郭逢人是不错的,二人的第一面比较顺利,兰兰虽然脾气硬但终究是讲道理的,没人惹她的情况下也是柔声细语的姑娘。

 

相亲成功后,自然是要进行下一步定亲,这一切进行得都很顺利,谁也没想到就是这样一场看似完美的组合竟在结婚当天在婚礼上闹了场大的。

虽然兰兰家同郭逢的家离得并不太远,但各村有各村的风俗,各家有各家的规矩,大同小异是没错,终究还是有不同之处。

商量订婚和彩礼的时候,完全按照女方这边的风俗,但办婚礼和婚礼细节则大部是由男方家完全掌握。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在出嫁前兰兰就被亲戚和父母反复交代过,结婚当天可不能闹脾气,别人若是闹新房自己稍微躲着点就过去了。

关于男方家的闹新房规矩其实是事先打过招呼的,郭家是出了名的门槛高规矩多,对闹新房这个事虽然没说不行,但邻里们还是不敢真闹的,所以兰兰的娘家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

 

万万没想到的是,还没等婚礼进行到闹新房那一步,兰兰就已经发了脾气,并且当场揭掉盖头还差点动手打人。

刚听说事情的娘家人还以为她又犯了执拗,等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后二话不说接了闺女就走,直接不嫁。

按照常理来说婚礼的流程是拜天地拜父母然后夫妻对拜便是礼成,郭家却在这场婚礼上单独加了规矩,那便是全程要求新娘跪拜,新郎站着。

兰兰头上蒙着盖头在拜天地和拜父母的过程中被告知需要跪拜,虽然心里有些不满但一想到是风俗,便只好老老实实跪下来磕头,每磕一下就听到周围起哄的声音,心里很是烦躁,只想着流程赶快走完。

等到最后一步夫妻跪拜时,兰兰看到对面郭逢的脚尖就在眼前,对方迟迟不跪,她认为自己跪天跪地跪父母公婆便罢,总不能还要跪老公,况且对方也没跪自己。

所以最后一步的夫妻对拜被主婚人喊了三遍兰兰都没跪。

 

在主婚人喊第四遍的时候,兰兰感觉到背后有人过来,一边摁自己的脖子一边小声说:“跪呀,杵着干啥呢?”兰兰本就对跪拜的规矩心有不满,也小声说:“我等他先跪。”

前来帮忙的妇人一边加大手上的力度一边说:“前两拜就你一个跪,最后一个头了,磕完礼成。”

与此同时对面的郭逢似乎也为此开始不耐烦:“进我家门要先跪拜,这是规矩,别不懂事。”

听到这句话兰兰彻底压不住火,一把扯掉头上的盖头,对着身后就吼:“你松开!”前来帮忙的妇人吓得一愣放开她躲到一边,她的举动让原本就“热闹”的现场更加热闹起来。

兰兰倒也不怯场,跺了跺脚说:“前两跪我是不知道单独针对,你们郭家门槛太高,我可攀不上!”

 

说完后抬脚便走,有两个脸生的妇人上前拦她,拉着胳膊不让走,嘴上说的是劝和话,手上却使着劲,兰兰的脾气已经起来根本收不住,她也不想收,所以狠狠甩掉右边的妇人,抬手做出要打人的动作。左边的那个见势马上也松了手。

在她不跪被摁头的时候就已经有送亲的人跑回兰兰娘家报信,正在兰兰在男方家被拦着走不出去时,娘家赶来管束她的人就到了。

原本是来管她的长辈和堂兄弟们听完事情的前因后果后,接上兰兰丢下退婚的话后便离去。

当初看热闹的人们也在背后议论说郭家确实过分,娶媳妇就娶媳妇,怎么能乱加规矩羞辱人。

原来当地并没有跪拜的规矩,更是不会单独让成婚的其中一方跪,这操作完全是有意为之。

 

婚姻本就应该相互尊重,不知为何很多地方的思想都认为婚姻想要长久就要夫妻之间互补,而这个互补便是一强一弱。

认为只要弱的足够能忍,那么婚姻便能长长久久,然而谁都没去想过这般长久分明就是长久的折磨,这大概就是为什么社会中很多男方家庭都会要求女柔,毕竟柔顺的女性能忍气吞声。

然而,时代在进步,一切都在发展,没有相互尊重的婚姻注定无法长久,毕竟那些在婚姻中一味地想要压对方一头的思想已经无法立足,越来越多的人具备独立生存的能力和和谐要平等的思想。

相关阅读